互联网 时政 评论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企业 工会 维权 就业 论坛 博客 理论 人物 网视 图画 体育 汽车 文化 书画 教育 娱乐 旅游 绿色 城建 打工

月浦碧河网

某明星博士论文现形 媒体:别让学术垃圾成遮羞布

2019-09-11 11:20:03 来源:月浦碧河网

在战火中创建,在战争中壮大,人民海军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战斗史。

“一个一年前就已经被媒体曝光过的漏洞还没‘补上’,甚至由此衍生出了黑灰产业链,平台应承担相应的监管责任,更应该反省一下相应的查漏补缺机制是否存在问题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。

人固然有惰性,也必然在不同学习阶段有认知与能力局限,这不可怕,可怕的是心安理得与堂而皇之的“学术赖皮”姿态——一边自嘲生产的是“学术垃圾”,放低预期以寻找心理慰藉,一边乐此不疲复制粘贴生产“学术垃圾”。真正的论文,纵使过了一段时间,待自己水平提高后觉得“不堪入目”,但当你落笔的那一刻,也应当是心中无憾的。而这也正是写论文的意义所在。

为了写好论文,你才主动阅读相关文献和资料去拓展自己的知识面,完善你的观点和想法,才能意识到你的局限和找到补救方法,才能在以后不断保持敬畏和警醒之心,以此为经验之阶梯攀爬学术高峰,体会到知识成长的艰难和乐趣。若是惰性之风成为主流,“有技巧的水水就能得到好成绩”的观念根深蒂固,那么再完善的制度也会被钻出空子,“学术垃圾”制造者沾沾自喜之后,留下的是学术环境的满目疮痍,也许还有当事人深夜梦醒后的阵阵心虚。

在我看来,戏谑生产“学术垃圾”之风,更多是一种为自己不愿努力又心存良知所找的“遮羞布”。在大家集体自嘲“学术垃圾”之时,群体认同和心理安慰油然而生。“反正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”“反正就我这垃圾学术水平,它就是一篇学术垃圾,水水得了”……我们在自嘲中自我麻醉、自我贬低并心安理得,其实是否定了努力可能达到的效果,也因此扼杀了认真对待论文的“冲动”。

更有甚者,在舆论的误导下,一些大学生将“学术垃圾”层出不穷之锅甩给了特定的教师、教育制度、人才考核制度,认为自己是僵化的大学教育和行政机制下的受害者。这就太荒唐了。别忘了,写论文的笔和键盘都在自己手中,从来就没有人逼你去生产“学术垃圾”,你撰写“垃圾论文”的过程,从头到尾都是你心甘情愿自导自演的一出闹剧而已。

在区域合作方面,还将深入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、京沈对口合作、京晋合作,以及京什(什邡)合作、京陕合作、京赣优势对接,在教育、医疗、金融、交通、科技、人才等领域进行深度交流,互通有无。

接下来你看常所长,在跟天津回馈的时候,还有这样的一段话其实这是很恶劣了,很多媒体也都在报道,就是“走捷径”,走捷径是一个非常好的词其实就是做表面文章,蒙你甚至叫造假,我们来看天津滨海新区,武清区为改善大气质量,在监测站周边采取控制交通流量、增加水洗保洁次数等功利性措施。还有呢为应付做表面文章,采取杂物堵塞排污口,临时性的措施,天津市静海区水务局,为应付环境保护督察,编造会议纪要和工作台账,其实这个捷径已经非常非常糟糕了,这是一种造假的行为,您怎么看待他采用了这种造假的行为,这个定性?

上述4人的行为被认为违反了我国《兵役法》和《福建省征兵工作条例》等法律法规,最终被做如下处罚:

在大班教学为主流、教师精力有限的无奈现实下,论文不得不成为一种主要的考核方式。但说到底,“师傅领进门,修行靠个人”“时间不够,压力太大”等等,都不应成为一“水”了之的借口。“学术垃圾”作为一般的吐槽戏谑之语也许没什么问题,但我们千万别混淆了能力有限、客观不足与不愿努力、主观造假的界限,千万不能心甘情愿或不经意间成了一个“垃圾”。

出台《深度贫困地区教育脱贫攻坚实施方案》,重点攻克“三区三州”深度贫困堡垒。探索金融助力深度贫困地区教育脱贫攻坚模式。推动落实《职业教育东西协作行动计划(2016—2020年)》,实施东西职业院校协作全覆盖行动、东西协作中职招生兜底行动、职业院校参与东西劳务协作。继续实施重点高校招收农村和贫困地区学生专项计划。制订2018—2020年部省加快滇西教育改革发展共同推进计划。做好教育部对定点扶贫县帮扶工作。压实高校扶贫责任,做好直属高校定点扶贫首次考核工作。

——《条例》在加强中国人类遗传资源保护方面采取了哪些措施?

相信这是不少大学生耳熟能详、听后会心一笑的话语。不知从何时起,“学术垃圾”成了一些大学生对自己所写课程论文的自嘲,成为一种“接头暗号”甚至一种攀比数量的自得。然而,这真的只是一种戏谑的自嘲自得,还是一种娱乐化表达出的严肃事实?前段时间,某明星博士论文现形成为众矢之的,但作为一个热点事件恐怕很快就会被遗忘,舆论急于追捕下一个“10万+”猎物,很少有人反思大学里更多“注水博士”和他们制造的学术垃圾。

“今天,你生产学术垃圾了吗?”

而就机车房的火患问题,北青报记者按照车库建筑上标牌公示的信息,致电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-北京建筑段-南口建筑工区,一名男工作人员回应说,南口建筑工区负责对建筑设备进行维修,但并非康庄机车库的使用单位,使用单位是机务段,应该是谁使用谁管理,但具体是哪家机务段他并不清楚。这名工作人员还表示,他也参加了4月16日的实地考察,大库应该很安全。

“学术垃圾”不外乎两种,一种是大学生在某个阶段内自身能力不足时写下的,学术水平提高后再审视觉得“不堪入目”的文章;一种是不认真对待,在知网万方等数据库转一圈,加个连接词润滑过渡、一交了之的文章。问题在于,我们在自嘲生产“学术垃圾”时,难道更多不是后者吗?如果是前一种情况,每一篇论文都应该是当时自认为水平最高点所能撰写出来的精华,视若珍宝、引以为傲还来不及,怎么可能舍得再三说它是“垃圾”呢?

上一篇:证监会部署2018年第二批专项执法行动 严厉打击资本市场屡查
下一篇:北京对长期在京使用的外地车辆对症下药
编辑:

相关阅读

排行

最新

 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本站地图 | 投稿邮箱 | 版权声明
Copyright 2008-2020 by 月浦碧河网 all rights reserved